员工天地-陕西北元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员工天地
高鹏飞散文《舐犊之爱 乌鸟私情》
时间:2019-05-20点击量:610 单位:化工分公司 作者:高鹏飞 文章字符数: 1187 分享到:



傍晚的钟声又在催促着我下班了,似乎忙碌的工作才会让我忘记记忆里的母亲。从她走的那一年开始,母亲似乎成了我心里的禁区,丝毫不敢触碰。

晚上下班回到家中,又看见了妻子满房子追着3岁的女儿给她喂饭吃,同样的事情我也遇过,那时的自己也是个满世界跑的小孩,母亲也总是在后面追着我跑……可是,我已经有5年没有吃过母亲的做的饭了,我还记得,母亲做的红烧肉最是好吃,别人做的总是差了点温暖。

看着女儿,我记忆中的画面也仿佛电影一般在我面前放映着,尘封已久关于母亲的记忆一下子又清晰了起来。儿时的自己比现在的女儿更调皮,吃个饭也可以从村里的这头,跑到村的那头。记忆中的母亲总是在后面念叨:“哎呦,这调皮孩子哟。”一边抱怨一边笑。那时的母亲年轻、漂亮、做饭尤其好吃。成长总是在一瞬间,升入小学的我不明白读书的用处到底是什么,但是却格外的爱去学校,因为那里没有母亲的束缚,因为那里有更多的朋友。可是我不知道,每天母亲总是看着我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后才肯把目光收回。一进入初中就开始寄宿的我,明明应该是对家恋恋不舍的年纪,我却总是在心底窃喜,“终于可以一个人独立生活了。”可我却不知道,在家的母亲生怕我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,每每我回家那俩天是她最开心的时候。高中和大学之后就我更加放飞自我。可我丝毫没有觉得那时的母亲已经在慢慢变老,不年轻了、不漂亮了,就连做的饭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了。

直到那一天回家,听到母亲对隔壁大爷说:“树老能当梁,人老不中用。老了,连活都干不好,儿子是不是要嫌弃我了。岁月不饶人呀,我以前可是什么活都能干好的……”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母亲内心真实的想法,她从不曾和我说过,原来她一直害怕我嫌弃她,原来我从来没让他安心过。我的心猛地一沉。那天晚上,我第一次偷偷地、近距离地打量一番母亲,不禁大吃一惊,岁月在她美丽的鬓角留下了一抹白色,风在她的额头切割出一道道纹理,那是令人心酸白发与皱纹。那时的我,眼里只有课后的欢愉和作业的烦恼,却看不到她洁白的双手内日积月累的老茧。岁月无情的流逝,母亲早已不是那个还能追着我跑的妈妈,也不是那个能够天天做出红烧肉的妈妈,更不是那个天天在我耳朵边上念叨的妈妈。她老了,已经没有精力和能力去做这些事儿了。

高尔基曾经说过;“世界上的一切光荣和骄傲,都来自于母亲。”是的,“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”26年的漫长人生,在26岁这一年我的人生没有了来处,只剩下了归途。我记得自己明明还是最爱吃母亲做的红烧肉,明明很害怕母亲变老,更害怕成为一个没有母亲的“孤儿”,但似乎直到母亲生命濒临结束之时才明白,原来从我出生时起,我便是她的世界中心。人,即使活到八九十岁,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。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,虽然还有色有香,却失去了根。有母亲的人,心里总是安定的。

“十月胎恩重,三生报答轻。”母亲这辈子一直“顾我,复我”,对母亲的深深谢意、对母亲的愧疚,或者有太多来不及说的话……为我成长付出代价的是,再也看不到和听不到的母亲的音容笑貌,我终究是让还未实现的报答成为了遗憾。

忘却,往深处想还真是一种美德,与其日日为旧人放一双筷子,哀痛得不能自拔,还不如与逝者相忘于生活。

母亲,来生愿你来做我的世界中心,我带你领略世间美好。


编辑:李建军


上一条
2019-05-20
黄蓉诗歌《夜游》
下一条
2019-05-20
李平诗歌《五月,初夏》